丝路文化网

热门关键词:  xxx  艺术  书画展  闻鸡起舞  文化

著名文化学者、美术史家陈绶祥

来源:丝路文化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5-04
摘要:陈绶祥,字大隐,号老饕,别名晓三,斋名无禅堂。1981 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部美术系,获文学哲学硕士学位。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研究生导师。
  陈绶祥,字大隐,号老饕,别名晓三,斋名无禅堂。1944 年生,广西桂林人。1981 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部美术系,获文学哲学硕士学位。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研究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被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栏目评介为“文化学者”。曾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研究生院美术系主任,《中国美术史》(十二卷)、《中国民间艺术全集》(十四卷)、《中国民间美术》(二卷)及“九五”规划国家重大科研课题《中国艺术通史》(十四卷)等国家重大课题项目主要负责人,中央国家干部教材《中国艺术》(上下卷)主编,曾获国家“五个一”工程奖、国家图书奖、社科基金奖、院部科研奖等多种奖项。出版有《中国的龙》《遮蔽的文明》《国画指要》《文心万象》《中华文化思索讲义丛书系列》《陈绶祥画集》等数部专著、文集与画集。
  
  20 世纪80 年代中期,倡导并发起“新文人画”活动,创办四届“国画名家班”任班主任及主要教师。已出版数本国画教材,并有广泛影响。2004 年,中国艺术研究院为其成立首个专家工作室,任“陈绶祥艺术教育工作室”主任。

武功文治
  
文 / 陈绶祥
  
  国画是中华文明的经典文艺样式,也是中国这个地球村中唯一迁延发展至今的农业大国的精神表率,更是当今世界第一农业文明的文化积淀①。处于北温带与地球自转同向的大河流区域并有地球第三极冰川之水源,并有地球上唯一不知成因的、最厚土层黄土高原地区的、由采集生存转入定居农业生产的第一农业文明,有着先天“天时地利人和”的“人之初,性本善”之人文特征。他们个人的认识以集群的判定为准则,而集群的认识又以自然变化规律为准则,形成了“天人合一”、“周而复始”的“千变万化”之《周易》。总而言之,他们以自然生成的“籽实”为“素食”(非蔬食,即标准饮食,有别于“弱肉强食”为生存准则的原始“肉食民族”)发展而成最早定居的自亘古至今的农业大国。
  
  他们认为人是“万物之灵”,并且“人活一颗心”。他们认为“心之官则思”,所以他们有特有的世界最多的感知方式,而国画又是这种文化表现的集中全面的体现。从“河图洛书”的“书画同源”到“诗书画印”于一体的共识,形成了最完美的人性之展示。以“应目会心”的最初画理和“取象不惑”的原则的推动,形成了“真善美”之间的和谐统一。国画正是以这种心灵去完成了“以形色表述社会文化观念共识”的艺术门类,以“琢磨”中产生的“点画”完成了书画同源的“文化历程”。国画家们正是在这种认识、记录中形成了世界上最具有创造力的、数不尽的“描”、“皴”、“擦”、“点”、“染”等诸多法式,表现了与众不同的“中国心”,更创造出具有人文精神的墨梅与朱竹。也许这是中国人黑色头发(黔首)与红色鲜血的精灵,更是地球村那“雾塞苍天”、“百卉凋殚”的灾难中再能“重写春山”的朱墨②。他们还将书画载体玩出了整个体系的“文房四宝”。当全世界的书画笔都面临消亡之际,四宝中的毛笔却又将会四海腾飞……国画家正是以这种与时俱进的行识展现了中华文明的精神心胸。
  
  我们在近现代地球村的“热兵器转化时代”终于明白了“武功文治”的天道。以我们的血肉筑成了新的长城,更要以我们的中国心和文明实现和平共荣的中国梦。我们提出的“新文人画”是一种文化主张,“新”是指新时代的时代性,“文”是指新时代的民族文化性,“人”是指具有当代文化的中国人的“人性”,“画”是指国画的艺术性。国画是画画,而不是画东西。画画的目的是抚慰人心,激荡人心、强大人心以达到和平自信的繁盛“治世”之目的。我们要求的话语权等等正当权益,必须通过武功文治的渠道才可企及。我在孙子古练兵场留下了一联:“武功能和,文治求平。”我认为这才是中华文化指引的世道未来,“武功”是有达到消灭战争永远和平的能力,而不同的文化更是求平和宽容、共同繁盛之追求。而国画正是率先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文化区域中完成了“人活一颗心”的和平之至高选择。这种选择永无止境,永远向前。
  
大隐丙申处暑于京华无禅堂
 

白果巷旧事68cm×138cm纸本设色2007 年

灯屏四屏34cm×138cm×4纸本设色1995 年

伙伴图之二手风琴49cm×180cm 本设色 1997 年

墨梅  600×248 2003年

拈花34cm×35cm纸本设色2009 年

人生歌(四屏)34cm×138cm×4纸本设色2005 年

四条屏34cm×138cm×4纸本设色2007 年

岁月图 四尺三裁 贰零零捌年

压倒红紫纷纷68cm×138cm纸本设色2008 年


图画歌49cm×180cm×8纸本设色2010 年

云想衣裳花想容
180cm×97cm
纸本设色
2003 年

樱桃图
46cm×69cm
纸本设色
2002 年

 
思接千载  视通万里
  
文 / 薛永年
  
  在同行友人中,自号大隐的陈绶祥先生堪称当代奇人,学通三教九流中西古今,艺兼乐舞营造书画电视,虽最后栖身美术史领域,却不时侧身于哲学、心理学的玄思奥理之中。也许,像他这样的通才,在改革开放的大时代中并非绝无仅有,但在西潮忽涨的20世纪80年代中叶,他的知西而守中、稽古而开今,确属不可多得。对此,亡友令狐彪每每向我称道,可惜那时我尚未识荆。
  
  开始接触大隐,是在我有幸参加王朝闻先生主持的美术史巨著之后,每次讨论会上,我都强烈地感受到大隐的独特思维,辩才无碍,勇于开拓和不泥陈说。会后每一读到他那讥谈邯郸学步和矮人看戏的嬉笑怒骂的文章,便在脑海中浮现出大隐时露机警的目光和不乏嘲讽的笑容。我常想,在同辈中他可能是善于领会“难得糊涂”与“大智若愚”的古训者了,但同时他似乎又继承了“无恒产而有恒心”的“弘毅”精神,不能自已地承担起“任重而道远”的使命,只不过更多了一层现代知识分子的批判精神罢了。
  
  记得开放之初,许多学界“精英”都属于“视通万里”,可是大隐却同时也钟情于“思接千载”。他治美术史,从思想解放的魏晋时代入手,接着便直溯鉴开混沌的上古,在追本溯源中,跳出美术史的小圈子,穷究天人之际,得意触类旁通,于是乃由文而艺,由技进道。他以“思接千载”的“竖见”为经,以“视通万里”的“横看”为纬,格物致知,终于在中西初始的采集或狩猎的生产方式中,找到了源远流长的感觉方式之异,拈出了中国美术合“天地人”三才为一的郁郁乎的特点。
  
  大隐这种由古及今、出入雅俗的研究,使他彻悟了宋元以来文人画的奥秘,得出了不同流俗的见解,洞察了文人画主体性、过程性和关系性背后的精神根源本土和“笔墨当随时代”的人文精神,加以他有感于20世纪80年代西潮美术的西化而少文、守旧美术的少变而不染世情,于是勇敢地举起新文人画的大纛,联络通道,举办书展,集会讨论,出版画册,甚至主持高研班,以弘扬民族、民间传统并使之现代为己任,在中国画界造成了相当的影响。尽管画界对新文人画的看法褒贬不一,但几乎无不认为大隐便是新文人画运动的精神领袖。这位精神领袖,大约为了逃名,便开始以大隐禅师为号,不过“酒肉穿肠而过”也是常有的事。
  
  新文人画家群体本来就十分松散自由,何况人各有志,相强无益,众家纷纭,亦属常理。若要扬良抑莠,最好的办法就是由大隐亲自实现知行合一。为此,大隐乃重操笔砚,拾起中断数年的水墨画创作,含毫吮墨,大显身手,偶然有得,其画兴勃然,愈发不可终止。
  
  20世纪七八十年代之交的作品,以花卉为主,每以写意的笔墨驾驭写实的技巧,构图饱满,色墨缤纷,较少诗题,追求实感的表现多于真情的发露。90年代以降的作品,则题材拓展,遍及花卉、山水、人物,艺术面目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所作花卉,无论牛棚柳絮、红叶牡丹,抑或是太极双鱼、大道拳石,均务求迁想妙得,营构心象,遂由技而进道,写花而寄情。所作山水,多云海雾山,如蜃楼海市,或尖峰插天,或峰峦重叠,或倒影江流,或雁阵横空,时见长帆远影、水面残阳。大率境界奇异,而笔墨浑莽,能杂用石涛、石溪、白石诸法而化为我用,在无拘无束中抒游子望乡之情与神游八极之想。90年代以降的人物与室内小景,或写母爱春晖,悱恻动人;或画农家风物,质朴情深;或图身世蹉跎,不堪回首;或绘眼前世态,别饶讽喻;或作文房清供,乐在明道。其画法则计白当墨,偶参白石、子恺之笔法,尤擅民间美术之形色,配以长题诗文,更见大俗大雅之奇旨与在日益商业化的世风中寻找精神家园的渴望。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我不想恭维大隐的艺术语言如何完美、笔墨如何无懈可击,然而其寓意之深、写情之挚,有所为而发,比之某些无病呻吟的新老文人画,显然不可同日而语。至于把艺术独创深深植根于民族文化土壤与现代生活源泉的统一上,志在为民族传统别开生面、为俗世生活提升精神、为笔墨语汇流入生机,所有这些努力,是尤为值得称叹的。我想,大隐的新文人画一定会引起志趣相同者的共鸣,也将启发其他画家。
  
  大隐未必隐,小技传大道。且做新文人,画出意外妙。
  
1996年8月6日

儿时备餐图
46cm×69cm
纸本设色
2009 年

大奔图

首页 | 资讯 | 展览 | 人物 | 文化 | 古玩 | 学院 | 文创 | 国学 | 全国

Copyright 2016-2018 丝路文化网 siluwenhua.com.cn 版权所有   陕ICP备16012190号-5   

运营机构:博拓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