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文化网

热门关键词:  艺术  闻鸡起舞  文化  书画展  丝路

瞿惠中:一片"惠"心玉壶"中"

来源:新石器  佚名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8-27
摘要:近年来,海派玉雕工艺在炉瓶、人物、飞禽、走兽等几大类中,既继承传统,又海纳百川,兼容并蓄,博采众长,形成了玲珑剔透、俊俏飘逸的艺术风格。

 中国的玉石雕刻工艺有着悠久的历史。近年来,海派玉雕工艺在炉瓶、人物、飞禽、走兽等几大类中,既继承传统,又海纳百川,兼容并蓄,博采众长,形成了玲珑剔透、俊俏飘逸的艺术风格。尤其是以造型稳重典雅、纹饰古朴精美、富有浓厚青铜器的炉瓶作品而著名,在玉雕界独树一帜。但是炉瓶器皿件的雕琢费时费力费料,需要长时间的磨练和积累才能做出好的作品,如今已经很少人会做了。经过三十多年的玉雕经验积累以及对炉瓶这一传统玉雕艺术的珍爱,瞿惠中雕刻器皿的技艺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被业内誉为“炉瓶七君子”之一,是名副其实的功夫派。

翟慧中

  翟慧中是我国著名器皿件雕刻专家,曾毕业于上海玉石雕刻专科学校,他为人谦虚热忱,将南方人的精细与北方人的粗旷融于一身,其所雕刻器皿件“雍容华贵中显淡雅,玲珑秀丽中藏老辣”,实属“金屋藏娇”之藏品。

  琢玉 实现理想的载体

  玉的生命是无限的。它集天地之灵气,是自然界的精英,它又经过勤劳的琢玉人的精心构思,精湛雕琢,使得玉的表面更加细腻与柔和,达到温润凝结,显露出无比典雅与高贵的气质。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上海玉雕厂从小学中挑选了一些有艺术天分和灵气的孩子,进入上海玉雕厂工业中学学习。1976年,出生于上海、自幼喜欢绘画的瞿惠中被选入工业中学。1979年毕业后,他进入上海玉石雕刻厂炉瓶车间当了一名雕刻工,师承夏三和设计师,虚心好学、刻苦专研的瞿惠中全身心投入到了玉雕艺术中,经过长期的实践积累,他的琢玉技艺有了长足的进步,特别是他的认真和好学,得到了厂里人称“炉瓶宗师”的玉雕大师周寿海、“南玉一怪”的刘继松等名师的认可。

  在炉瓶车间里,瞿惠中接触到了三脚炉、四脚炉、鹤炉、凤炉、鹰炉以及各种链条瓶等造型和种类的器皿。其中不少是当时的大师级人物久负盛名的代表作。在多位名师的指点和海派玉雕悠久创作历史的熏陶下,他的玉雕技艺一天天成熟丰满起来,从一个有灵气的孩子蜕变成中国玉雕大师。

  琢玉对于瞿惠中而言不仅是谋生的途径,更是实现自己理想的载体。至今回忆起来,瞿惠中都很怀念这段锻炼自己的日子。他总是说:“我非常感谢在工业中学我的专业老师和玉雕界很尊敬的已故前辈刘继松、周寿海,他们使我的绘画、雕刻等专业打下了扎实的技术。”

玉壶

  静心琢玉 寄情炉瓶

  多年来的创作积累,让瞿惠中对玉的理解更加深厚。

  “器皿件所需要的材料必须是没有瑕疵的,而且密度要比较均匀。以前分为五大类,炉瓶器皿、人物、花鸟、走兽、小把件。从厂办的工艺美术中学毕业后分进上海工艺美术厂,厂里器皿车间的工艺水平在国内处于很重要的地位,工艺要求全面,基本功要很扎实,能进去的都是拔尖的毕业生,所以毕业后分配进厂首选就是器皿车间。”瞿惠中说。

  素活以前是宫廷工,乾隆时期的玉雕师都是做器皿,没有小件的东西,民间才出现小件。素活要求形状稳重、朴实,方就是方,圆就是圆。瞿惠中追求完美,在材料的选择上要求材料没有太多毛病,所以也不想做太多去脏的点缀处理,不花哨,尽量保持器皿的“素”.

  因为炉瓶对原材料要求高,材料形状方圆不一,所以工艺更加讲究,对材料的处理如果一个面不到位,就要波及器皿的整体。

  “在创作中我会根据材料制作,材料的限制很大,材料是关键,所以没有千篇一律的款,大小、高低、宽窄不一,都是根据材料最大化来考量。”

玉壶

  北方也有器皿件,扬州有山籽雕,苏州有仿古件,上海器皿件在国内的地位很高,也是上海工艺美术的代表。如今的小件产出量很高,工时也很短,如果工艺师能够创作器皿件,说明工艺水平上具有一定的基础。器皿件又称素活,上海做器皿的玉雕师现在很少,这种技艺不能失传,素活对于玉雕师的年龄也有限制,生理机能的老化如眼睛老花、手不稳都很难做好器皿件,瞿惠中希望能把这种工艺传承下去,教授年轻人,不要太多人,但是要精。

  瞿惠中认为,器皿件在工艺上讲究的就是线条流畅,四平八稳,在不失传统的基础上有自己的创新。创新是可以各种方面,把个人的审美和对器皿文化的理解及如今的社会生活融入进去,也可以只是点缀,目的是提高器皿件的寓意和造型。以前器皿实用性相对更强,现在在保持其实用功能的基础上审美观赏也需要,比如一把玉壶,壶盖的密封性、出水的连贯性、实用的方便性,工艺都是需要多年累计的结果。做器皿需要静下心来做,不能有太多的琐事。

  “从事素活心态要放平,淡定、不能浮躁,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走过来的。随着时间的累计,静下来才可以做出精细的活儿。在工艺上要多汲取其他领域的精华,如紫砂壶、瓷器制作等,工艺是连贯的,艺术是相通的,要多看多画多体会。还有就是练就扎实的基本功。”这是瞿惠中对年轻雕刻师从事素活的建议。

玉壶、

  磨去时光 传承经典

  在 “各自为政”的玉雕界,瞿惠中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有着宏观且长远的打算。对于未来,瞿惠中坚持作品会保持个人特色,但也看条件,主观条件和客观条件,主观条件是个人工艺的积累和身体的情况,客观条件是和玉石材料的缘分,还有经济状况等。现在是电脑时代,对工艺有一定帮助,但是纯手工还是无法被替代。接下来,瞿惠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寻觅传承人,将他的手艺延续下去。

  中国的玉石雕刻工艺有着悠久的历史。近几年来,中国的玉雕工艺在原有的传统基础上又有了更高的发展,传统观点中增加了新的内涵,这使瞿惠中更加清楚地领悟了中国传统工艺的永恒。“中国的传统工艺必须要传承,因为有些传统的工艺至今也是无法超越的,已经成为经典。传承在我们这一代身上义不容辞,让玉石完美,用心去做,化腐朽为神奇。”在他的脸色,小编看到了他的担忧,也看到了他对于这个行业的拳拳之心。

首页 | 资讯 | 展览 | 人物 | 文化 | 古玩 | 学院 | 文创 | 国学 | 全国

Copyright 2016-2018 丝路文化网 siluwenhua.com.cn 版权所有   陕ICP备16012190号-5   

运营机构:博拓文化